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宏杰的博客

震撼影像打动了我,拿起相机让我走的更远,去看那些人、那些美景、、、、、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家地理》图片编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2017-04-21 16:5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7月我开始跟踪拍摄黄河上的人家孙贵友,到今年已经14年了。那时 51岁的孙贵友家有两艘船,已经结婚的大儿子孙根喜一条,没有结婚的小儿子老虎和两个女儿跟着他们老夫妻俩人生活在另一条船上。孙贵友家祖籍江苏盐城,从他祖父的时代,他们就不停地沿着运河游走在江浙一带的河流之中,靠打渔为生,到了民国时期,一家人迁徙到了河南信阳息县,至今已有五代人。2003年10月,孙贵友沿黄河而下到郑州花园口去和嫁到那里的二个女儿女婿汇合。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孙贵友一家在甲板上吃饭)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从此,在这里河南郑州花园口黄河边一生活就是14年。14年来他们靠打鱼、开设船上餐厅生活。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2013年1月30日,孙老虎和妻子结婚了,这辆长20米,宽4米2的船就是他们的“新房”,按照当地习俗,父亲会为儿子制作一辆渔船,这就是他的新房,他的家。

2013年1月30日,孙老虎和妻子结婚了,这辆长20米,宽4米2的船就是他们的“新房”,按照当地习俗,父亲会为儿子制作一辆渔船,这就是他的新房,他的家。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图左为新娘,图右为孙老虎)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少年时的孙老虎活泼好动,总喜欢上蹿下跳)

 今年的3月份孙贵友的儿子老虎给我来电话说当地政府要求他们渔民上岸。当地惠济区政府的理由是:“黄河滩区水土保持、防止洪涝灾害、保护水源”。孙老虎说这样的口号是否牵强不得而知。可是一旦上岸我们何去何从却没有人告诉我们?因为我们世代都是船民,连身份证号写的都是:“河南省信阳息县船民304号”,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是船民户口,妻子以前是居民户口,嫁给他之后也成了船民户口。没有土地、没有宅基地?他们的家在那里?

 孙贵友的大儿子孙根喜、小儿子孙老虎一出生就是跟着生活在黄河上的捕鱼人。二个儿子各有一艘船,和她的妻子还有孩子们就生活在这条船上,二个儿子四个孙女儿,二艘船就承载着孙贵友夫妻和二个儿子全家的全部家当,还是他们生活的容身之地。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孙根喜大女儿小时候的照片,当时对自己的新朋友爱不释手,现在她已经上初三了)

  2017年4月15日上午。突然来了几个人,开着吊车,说是政府的执法部门,要把他的船拖上岸,没有说原因,但是孙老虎一听说是政府的人还是照做了。船被拖上岸后,他们一家继续睡在船上和船边的地上。在吊运过程中,船底和船栏杆都受到了相应程度的损坏,还有一些生活用品被破坏,包括自己的床。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吊车把船从河里拖到岸上)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由于地上潮湿,孙贵友一家只能把行李放在窄窄的木板上)

 后来政府的人通知他们要征收这辆船,以后不允许他们再下水了。也答应会给他们一笔赔偿款,赔偿标准是:赔偿款为船本身费用的一半,然后再根据船的使用年限和磨损度进行部分扣除。船长20米之内每艘赔偿13.5万元,20-30米每艘赔偿17.5万元,30米赔偿37.5万元。

 老虎说,“这些钱根本不够造船的钱,一家人合起来的钱也不够买一套房子居住。这样的赔偿是国家规定的还是当地政府规定的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这些船民去哪里居住?这笔赔偿款最多够我撑一年,我没有房产也没有土地,自己除了打渔什么也不会。我总不能就这么露天的睡在黄河岸边吧,我的两个孩子还这么小,一个三岁一个几个月大。即使我们能熬过这一段时间,以后我的孩子上学也是个问题,学生都是按户口区域划分学校,我们的户口都是船民,没有所属辖区,孩子们要去哪里上学呢?我大哥的大女儿倒是在这读初三,不过以前按区域划分学校的政策没有那么严格,交借读费就可以了。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船被拖上岸后,孙老虎的妻子正在整理船内残局)

  渔船被拖上岸的除了孙老虎外还有他的大哥孙根喜。孙根喜的境遇比孙老虎还要糟糕,大女儿上初三;二女儿是个聋哑人,在聋哑学校上五年级,小儿子7岁。在黄河上生活的这20多年来,孙家救下的溺水者至少有一百多人。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昔日,孙根喜一家在甲板上休息)

  2004年,孙老虎的父亲孙贵友和姊妹孙玉红正在黄河北岸张双井村附近河段捕鱼,突然看到远处一辆装满27人的船正在下沉,很多人都已落水,于是他们赶忙放下手中工作前去救人,这件事故中有14人生还,而这14人都是孙家父女两人救上来得,后来孙家两个儿子和父亲积极参加到政府组织的打捞溺水失踪者活动中。整整5天,父子三人不眠不休。然而就在孙贵友父子忙着救人的几天里,大儿子孙根喜一岁多的女儿婷婷却发起了高烧,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家人无法与他们保持联系,也来不及去几十里外的医院。

  5天后,孙贵有和两个儿子拖着疲惫的身子终于回来了。这时,婷婷已经烧得昏迷。孙根喜和父亲赶忙把孩子抱到郑州市儿童医院治疗,烧快退了,却因为延误治疗,婷婷永远失去了听力。

  后来当地都市报报道了这件事,有人为她的二女儿提供了聋哑学校,免去了学费。不过孙根喜还是每个月要为二女儿交1千多元的寄宿费。一辆船就是五口人的全部家当,现在这个家也快没了。这些年孙贵友一家在黄河上救助落水的人有上百人之多,好人难道就没有好报吗?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渔船没被拖上岸之前,一家人的大合影,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据悉,渔民上岸工作是中央出台的一项惠民政策,早在2013年6月,国家住建部、国家发改委、农业部和国土资源部四部委,就联合下发《关于实施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工程指导意见》,要求全国至2015年底内完成这项工作。

 《意见》中在安置渔民上岸方式中指出:实施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工程要根据渔民户籍、居住现状、经济条件、地理位置等情况,尊重渔民意愿和方便生产生活,合理选择新建、翻建、扩建、修缮加固、补助购房等多种安置方式。原则上,无房户以新建和补助购房为主,危房户按危险等级以翻建和修缮加固为主,临时房户以翻建为主,既有房屋不属于危房但住房面积狭小户以扩建为主。

 在资金补助标准上指出:中央对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给予补助,无房户、D级危房户和临时房户户均补助2万元,C级危房户和既有房屋不属于危房但住房面积狭小户户均补助7500元。地方各级政府要安排和落实相应的财政性补助资金,省级人民政府配套补助资金不低于中央补助资金的50%,市县级财政也要给予适当补助,减免工程建设相关规费,并根据安置方式、成本需求和补助对象自筹资金能力等不同情况,制定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分类补助标准。

我不禁要问惠济区政府,你们执行的政策是否真正落实到到位了吗?难道真的要让孙贵友这一家人上岸后无家可归吗?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由于床被破坏,晚上孙贵友一家只能睡在地上)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面对东倒西歪的船,孙贵友表情凝重)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  截止到今日上午老孙一家已经签署了“上岸”合同,但是赔偿的钱并没有到账,答应只提供给他们简易住房。“我真正的家在哪里,依然是个未知数”,孙贵友说。)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 马宏杰 - 马宏杰的博客
(上个月我到孙贵友家去采访拍摄,他们一家留我吃午饭)
  评论这张
 
阅读(127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