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宏杰的博客

震撼影像打动了我,拿起相机让我走的更远,去看那些人、那些美景、、、、、

 
 
 
 
 
 

你也许吸过烟,但是你知道烟草种植熏烤背后的辛酸吗?

2017-4-24 17:35:14 阅读216 评论1 242017/04 Apr24

很多人抽烟,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烟丝是怎么来的,很多人只见过烟丝,却没有看到过种植烤烟的辛苦。烤烟种植,算是整个农村种地最为辛苦的一种,烤烟年年都要种植。为此我特意走访了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古榆树镇劳动村,对烤烟的整个流程进行了采访拍摄。

烟草的种植,有别于其他作物,过程繁琐,需要付出很大的心力。在长到一定阶段的时候,顶部就会发芽,或者开花,这时除了需要留种子的那几颗,其他都要把上面的芽打掉,目的是为了让它不再继续长高,而是要长叶子,最传统的方法是两三个星期就要打一次,打完接着又长出来,这个过程是非常麻烦的,而且油腻腻的,打完手上都是黑的,后来大家都用了一种药,第一次打完,在切口处抹上药水,后面就不会再长了,可以省去很多事情。

平时除草的时候,也会顺带着把不好的脚叶给打掉,而后面这次,这一步就是拉开烤烟的开始了,一般最开始的这一次烤,都叫脚叶烟,就是根部最下面的一些烟叶,先把不好的打了丢掉,好的拿回去烤,摘烟叶回去烤,这个过程就是非常辛苦的,特别是脚叶,要趴着,脚叶烟价格都很低,烤出来也不好,而后才是真正烤烟的开始。

烤烟一开始就得天天忙了,一般周期是一个星期烤一次,一次只能从每一颗烟树上面拿一到两片烟叶回来烤,所以摘烟叶是一个辛苦的工作,如果有一万颗烟,每次都要把每一颗都采到,一般都是天不亮就得在地里开始采摘烟叶,因为到中午的话,烟油很重,又加上打过一些除虫的药,所以很容易头昏,只能早早的在中午之前就把这一烤的烟叶全部采摘回家。采摘了之后,要抱出地里面。

烟叶拿回家了,还得用烟杆把他编起来,才能烤。编烟是个技术活,上手了很容易

作者  | 2017-4-24 17:35:14 | 阅读(21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上岸了,但是家在哪呢?  

2017-4-21 16:54:07 阅读1277 评论6 212017/04 Apr21

2003年7月我开始跟踪拍摄黄河上的人家孙贵友,到今年已经14年了。那时 51岁的孙贵友家有两艘船,已经结婚的大儿子孙根喜一条,没有结婚的小儿子老虎和两个女儿跟着他们老夫妻俩人生活在另一条船上。孙贵友家祖籍江苏盐城,从他祖父的时代,他们就不停地沿着运河游走在江浙一带的河流之中,靠打渔为生,到了民国时期,一家人迁徙到了河南信阳息县,至今已有五代人。2003年10月,孙贵友沿黄河而下到郑州花园口去和嫁到那里的二个女儿女婿汇合。

(孙贵友一家在甲板上吃饭)

从此,在这里河南郑州花园口黄河边一生活就是14年。14年来他们靠打鱼、开设船上餐厅生活。

2013年1月30日,孙老虎和妻子结婚了,这辆长20米,宽4米2的船就是他们的“新房”,按照当地习俗,父亲会为儿子制作一辆渔船,这就是他的新房,他的家。

2013年1月30日,孙老虎和妻子结婚了,这辆长20米,宽4米2的船就是他们的“新房”,按照当地习俗,父亲会为儿子制作一辆渔船,这就是他的新房,他的家。

(图左为新娘,图右为孙老虎)

(少年时的孙老虎活泼好动,总喜欢上蹿下跳)

今年的3月份孙贵友的儿子老虎给我来电话说当地政府要求他们渔民上岸。当地惠济区政府的理由是:“黄河滩区水土保持、防止洪涝灾害、保护水源”。孙老虎说这样的口号是否牵强不得而知。可是一旦上岸我们何去何从却没有人告诉我们?因为我们世代都是船民,连身份证号写的都是:“河南省信阳息县船民304号”,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是船民户口,妻子以前是居民户口,嫁给他之后也成了船民户口。没有土地、没有宅基地?他们的家在那里?

作者  | 2017-4-21 16:54:07 | 阅读(1277) |评论(6) | 阅读全文>>

欢迎您来景德镇 Jingde Drifters  

2017-1-8 21:59:23 阅读1951 评论8 82017/01 Jan8

认识景德镇完全是因为我的哥们儿王豫明。

Everything I know about Jingde County is because of my buddy Wang Yuming.

和豫明兄认识在八十年代,那时候我在洛阳,刚刚开始玩摄影,而他已经是一个集作家、诗人、摄影家为一身的著名人物。我经常拿一些作品给他,一来二去,我们便成了很好的朋友。

I first met Yuming in the 1980s, when I was living in Luoyang and had just begun to play around with photography, while he was already a well known author, poet and photographer. I would often show him some of my work, and eventually we became good friends.

我常说,朋友之间最难得的是真诚,越是真诚结交的朋友越有质量。“四十岁之后不交酒肉朋友、不交无信之友,只交良师益友”,便是这个道理。豫明兄就是这样的良师益友。

I often say that the hardest thing to come by in a friend is sincerity, and the more sincere the relationship, the stronger it will be. The statement “After

作者  | 2017-1-8 21:59:23 | 阅读(1951) |评论(8) | 阅读全文>>

关于《最后的耍猴人》被侵权改编成电影的声明  

2016-12-6 14:24:36 阅读2021 评论5 62016/12 Dec6

纪实作品《最后的耍猴人》原著作者马宏杰

民间耍猴艺人杨林贵就电影《江湖耍猴人》

侵害著作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的

严正联合声明

电影《江湖耍猴人》导演崔岩暨出品、发行电影《江湖耍猴人》相关单位和人员:

你们在未经马宏杰和杨林贵知情同意的情况下,以改编马宏杰小说《最后的耍猴人》和根据杨林贵原型创作名义所拍摄的电影《江湖耍猴人》,非法改编了马宏杰的纪实作品《最后的耍猴人》,侵害了马宏杰和杨林贵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现要求你们立即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承担由此给马宏杰和杨林贵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2015年11月17日,在北京电影学院2015级导演进修班学习的青年学员崔岩找到马宏杰,建议马宏杰将纪实作品《最后的耍猴人》改编成小说,并授权他以电影的形式对小说《最后的耍猴人》进行改编、拍摄。马宏杰出于对一个年轻人支持以及以其他创作方式再挖掘耍猴人文化意义和价值延续的想法,采纳了崔岩的建议,同意以纪实作品《最后的耍猴人》为人文蓝本,创作出虚拟的小说故事,再将虚拟的小说故事以电影形式进行再创作。但是,在小说《最后的耍猴人》还没有创作出来的时候,崔岩等人完全隐瞒马宏杰并将其纪实作品《最后的耍猴人》进行任意曲解改造,在严重破坏原著原意和完整性的情况下私自拍摄并发行影片《江湖耍猴人》。

在影片《江湖耍猴人》中,崔岩以作者马宏杰的姓名作监制人,并以原型杨林贵的肖像做推广宣传,但影片《江湖耍猴人》的开拍仪式和杀青仪式均没有邀请作者和原型参加,剧本也不曾与作者和原型沟通交流,上线公映更没有经过作者和原型

作者  | 2016-12-6 14:24:36 | 阅读(2021) |评论(5) | 阅读全文>>

再赴西沙

2016-7-5 18:38:15 阅读2253 评论7 52016/07 July5

6月13日,由于这个季节处在东南季风和西北季风交换期,海上的风浪高达2米左右,我们一直在等待。我们考察团队一行七人在三亚等待了二天终于得到了开船的通知。早晨七点多,我们开车拉上设备往谭门走。

上午九点五十分开船。邓大志的船停在最里面,老邓开船技术不错,硬是从外面停靠的三艘船缝隙挤了出去。

每次出海都要在出港口向大海烧香、撒纸、放鞭炮,这样的祭海的仪式一次都不能少。这是渔民祖传的风俗,象征着对大海的敬畏之情。

出港一个小时后风浪逐渐就大起来,约一米五的浪不停的拍打着船舷,120吨的木制渔船晃起来,没过一个小时导演就晕倒了。一直到下午五点多,躺在床上胆汁都吐出来了,晕船的滋味是很难受的。我们每次的考察都是坐渔船出海,这样才能随走随停,随时可以上岛、潜水拍摄

后半夜风浪更大,觉得渔船前头低后面高,睡在船上一会头高一会脚高,总是想把胃里的东西倒出来。同行的哥们在一旁吐得嗷嗷叫,大家也不理他,知道理他也没有办法,等晕够了自然就好了。这时候渔船的航速才五节,正常的时候一般都不低于八节。

14日上午10.50分,手机响了,收到一条短信:“三沙市欢迎您”。由信号判断我们距离第一站金银岛不远了。

中午近12点 船在2.5米的大浪中进金银岛靠岸,这次航行了近15个小时。

每个岛上这二年变化很大,都修了环岛水泥路,还配备了电瓶车。

深航岛上的烈士陵园已经重新修缮完成。这18个烈士是在1974年1月19日的对越西沙海战中牺牲的,也正是那次海战西沙全部岛屿才全部回归。

也正是在这

作者  | 2016-7-5 18:38:15 | 阅读(2253) |评论(7) | 阅读全文>>

今年过年的时候飞去了一趟南美洲,走了智利和玻利维亚。我目的就是想去看玻利维亚的天空之境。2013年的7月曾经去过一次玻利维亚,因为不是雨季,季节不对,就没有看到天空之境让我很是遗憾。这次顺路也把智利给游了。其实智利最吸引我的是复活节岛,岛上的石人造像我一直就认为是外星人留下的产物。

(photo by Gerhard Hüdepohl)

持中国护照可以在智利免签入境,这太方便了,让我忐忑的心放了下来。

到达酒店就去航空公司,因为去复活节岛的机票太难买了,在网上根本买不到南美洲本国飞行的航班。好在我们运气好,居然在智利国家航空公司花了928美金买到了往返的商务舱机票,几个老美提前约2个月定的机票花了1000刀还只是个经济舱,我们买的是最后打折价。

10号。起了大早赶往圣地亚哥机场,办登机牌排长队,但是安检人很少,这是我遇过的最松的安检,大概就北京地铁安检的程度,原以为不让带液体,随行的老孙把一瓶红酒给喝了。过安检的时候我们带的几大瓶苏打水开始给扣下了,过去之后老孙居然又回去要了回来。

在机场没有事闲转悠,在书店里看到一本画册,是德国摄影师Gerhard Hüdepohl和另一个摄影师 Hans-Jürgen Pfund 拍摄的智利阿塔卡马沙漠地区的一本精彩的画册——《Atacama》。一百多刀,一咬牙买了。这上面还有他的邮箱 pfund@t-online.de,就能找到他做一个不错的稿子。

作者  | 2016-6-24 11:41:05 | 阅读(5953) |评论(1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中国国家地理》图片编辑.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